中国发改委官员预计未来煤价会回调 鼓励签订更

2019-11-13 作者:必赢官网   |   浏览(158)

煤炭去产能取得初步成绩,但离终点依旧遥远。12月1日,2017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于秦皇岛举行。会上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晓林表示,截至今年10月,煤炭去产能任务已超额完成,数据显示,1~10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原煤产量27.4亿吨,同比减少3.3亿吨,下降10.7%。

2017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于12月1日-3日在秦皇岛召开,去产能成为贯穿会议的高频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会上表示,近期煤价的较快上升超出市场预期,但企业要对煤炭市场有理性判断,煤炭需求并未增长,供给有绝对保障,继续去产能要坚定不移。政府也会适时采取必要的调控措施,科学把握去产能的节奏、布局和力度,使煤价稳定在合理区间。

北京12月2日 -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连维良表示,未来煤价会回调,特别是供暖季结束后,回调幅度会更大,但可以肯定不会重新跌回到每吨370元的超低水平;同时发改委发布意见鼓励支持煤炭供需企业签订更高比例中长期合同。

值得注意的是,与下游企业签订中长期合同愈加成为煤炭去产能重要手段。在交易会上,兖矿、陕煤化、龙煤、伊泰等10家煤炭企业与电力、钢铁等主要用户企业签订中长期合同,范围从电煤扩展到钢铁、建材行业。业内认为,这标志着煤炭行业全面进入中长期合同时代。

同时,发改委推出了五项制度安排,为去产能期间煤炭市场的健康发展提供制度保障,分别为276个工作日产能储备制度、减量置换和指标交易制度、中长期合同制度、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制度、平抑价格异常波动长效机制。

中国证券报周五在报导中引述他在一会议上的讲话称,政府将采取推动建立中长协、建立煤炭最高库存和最低库存制度等调控措施,使煤价稳定在合理区间;而276至330个工作日之间的6亿吨煤炭产能,相当于产能储备,后期可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整。

一面是去产能初见成效,另一头则是总体任务依旧艰巨。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就直言,煤炭去产能并未到位,目前煤炭产量在57亿吨左右,如顺利推进去产能,2020年产量为49亿吨,而届时消费需求也只有41亿吨。

276个工作日产能储备制度

“煤炭产能必须保持一定弹性,否则需求一旦上来,临时投资建设煤矿来不及。”连维良表示。

连维良透露,发改委正在研究推进煤企在上下游相关行业跨行业兼并重组的措施,支持打造跨行业、区域、所有制的企业平台。

2016年初,全国煤矿开始按照276个工作日重新确定生产能力,原则上法定节假日和周日不安排生产。而在市场出现阶段性供应不足时,发改委则可以通过允许符合条件的煤矿在276至330个工作日之间释放产能,来保证供应。

报导称,兖矿、陕煤化、龙煤、伊泰、晋能、开滦、冀中等12家地方重点煤炭企业与华能、华电、河北钢铁等电力、钢铁等主要用户企业周四还签订了中长期合同。具体价格参考已签订中长协合同的企业。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当日电煤合同的签订量超过1亿吨,炼焦煤签订量则高达5,750万吨。

支持煤企融合发展

煤炭作为基础产业,投入大、周期长,产能必须保持一定弹性,否则需求来了,临时增加投入建设煤矿,必然来不及满足需要。连维良表示,276到330个工作日之间,约6亿吨产能,相当于产能储备,使煤炭产能保持一定的弹性,可以根据市场供求变化及时调整。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周四公布“关于加强市场监管和公共服务保障煤炭中长期合同履行的意见”并称,将积极推进煤炭中长期购销合同的签订和履行,并鼓励支持更多煤炭供需企业遵循市场经济规律,签订更高比例中长期合同。

煤炭去产能已经颇见成效。王晓林在会上透露,截至今年10月,煤炭去产能任务已超额完成。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1~10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原煤产量27.4亿吨,同比减少3.3亿吨,下降10.7%;10月份,原煤产量2.8亿吨,同比减少3841万吨,下降12.0%,比9月收窄0.3个百分点。

近期,在用户补库存、冬季供暖用煤需求来临、市场炒作等多重原因叠加影响之下,煤炭价格曾出现阶段性过快上涨。发改委在9月底允许符合条件的煤矿在276至330个工作日之间释放产能,并在11月宣布将释放先进产能的期限延长至采暖季结束。

意见并称,优先安排释放先进产能,各地在有序释放安全高效先进产能时,对签订中长期合同并诚信履约的企业予以倾斜;同等条件下优先参与市场交易,对火电企业中,签订中长期合同数量比例高、日常进度兑现好的,在差别电量计划安排上给予倾斜,在电力直接交易等市场化交易中优先准入,给予政策支持。

但连维良在会上强调,去产能并未到位,还要继续去产能。他表示,在现有力度下,我国今年煤炭产能依旧在57亿吨左右或以上,就算去产能在2020年如期完成,规模也近49亿吨,而届时消费需求也只有41亿吨。

减量置换和指标交易制度

为应对煤价飞涨中国火线保供应,鼓励煤电大户签长约。一方面中国坚定化解煤炭钢铁过剩行业产能的决心不动摇,另一方面煤炭价格自今年7月开始一路上涨,尤其随着冬季来临,煤炭价格更是居高不下,不仅扰动着与煤相关行业及煤炭现货,期货价格大幅波动,更扰动着监管层的心。

同时,这41亿吨里还要刨除2亿吨左右的进口量,实际需求在37亿~ 38亿吨左右,在49亿吨产量中减去近6亿吨的减量化生产控制,43亿吨的产量也能够满足国内需求。连维良称,就算煤化工增加了消费,需求也很难有绝对量的增长,去产能状况并未根本改变。

按照国家去产能的相关规定,从2016年起,3年内原则上停止审批新建煤矿项目、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和产能核增项目;确需新建煤矿的,一律实行减量置换。

欲览发改委意见全文,请点击链接

连维良还坦言,单一的煤炭主业没有出路,煤企应加快融合发展水平。他透露,煤炭行业迎来与相关行业融合发展的有利时机,发改委也正在研究推进煤企行业内、跨行业的兼并重组措施。连维良提出,发改委将支持行业企业向下游产业延伸。

连维良表示,严格控制煤炭总产能,并不意味着不需要调整结构,不需要产业升级。减量置换和指标交易制度,就是在保证总量不增的情况下,推进结构优化、产业升级的重要措施,以先进产能替代落后产能的可行办法。

发稿 李子木;审校 李文科/乔艳红

此外,连维良还认为煤电一体化、煤焦一体化、煤化工、煤钢等都是好的重组方向,应打造跨行业、区域、所有制的企业平台。

通过这个办法,一方面给先进产能腾出发展空间,同时又为落后产能退出提供适当的补偿,真正做到用市场化的办法让先进产能取代落后产能。连维良称。

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张敏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煤企与相关行业兼并重组的做法由来已久,主要逻辑还是拓宽产业链,降低经营风险,减少生产成本,同时,目前煤炭上下游产业都在回暖,确实是个有利时机。

中长期合同制度

中长期合同获迅速推广

大宗物资交易采取中长期合同是国际通行的做法。以往,我国煤炭企业和需求方也曾签订过中长期合同,但因为定量不定价以及缺乏相应约束机制,使合同在市场价格出现波动时很难严格执行。

继神华、中煤与五大发电集团签订中长期合同后,签订中长期合同这一模式迅速推广。

而今年的中长期合同则定量又定价,既锁定了资源数量,又采取了基准价格加浮动机制的灵活定价方式。其中基准价和浮动幅度皆由煤炭供需企业协商决定,充分体现市场经济规律,尊重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

在交易会上,兖矿、陕煤化、龙煤、伊泰、开滦、冀中能源、淮南、平煤、阳泉、榆林能源等10家煤炭企业与电力、钢铁等主要用户企业签订中长期合同,范围从电煤扩展到钢铁、建材行业。业内普遍认为,这标志着煤炭行业全面进入中长期合同时代。

为了提高中长期合同的履约率,有关部门也做了相关制度安排。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国资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市场监管和公共服务保障煤炭中长期合同履行的意见》,提出对签订中长期合同并诚信履约的企业,给予优先保障资源和运力、优先安排释放先进产能、同等条件下优先参与市场交易等等政策倾斜,并加强主体信用建设,实施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

实际上,煤企与下游企业签订中长期合同早有历史,但效果并不理想,此次签订的合同能否保证执行效果?连维良表达了自己的乐观。他认为由于历经行业起伏,目前供需双方已达成共识,长期合同能够帮助锁定风险,同时,由于此次定价定量的机制,既锁定资源数量,又有灵活的定价方式,也能助力中长期合同的落地。

在全国煤炭交易会期间,兖矿、陕煤化、龙煤、伊泰、开滦、冀中能源、淮南矿业、平煤、阳泉、榆林能源、晋能、潞安矿业共12家煤企与电力、钢铁等主要用户企业签订中长期合同。此前,山西焦煤集团已与六大钢铁集团签订炼焦煤中长期合同;神华、中煤能源已与五大电力集团签订动力煤中长期合同。

更重要的则是保障措施。连维良透露,发改委除了对履约企业在运力、释放先进产能予以支持外,更专门出台了相关文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发改委官网发现,《关于加强市场监管和公共服务保障煤炭中长期合同履行的意见》(下称《意见》)已于12月1日公布。值得注意的是,在《意见》中还提出,国资委将中央煤炭、电力等企业履行长期合作协议的情况纳入企业经营业绩考核范围,对于未有效履行协议的企业,将在经营业绩考核中予以剔除。地方有关部门则将参照上述做法,以适当方式对相关企业进行考核。

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制度

此外,发改委还将严格对签约企业的纪律约束。连维良表示,发改委将会同行业协会加强全行业信用建设,并将引入第三方机构,建立煤炭中长期合同履约信用记录,健全惩罚机制。

连维良表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改委正在建立一种重要商品供应的基础性制度,即以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为内容的企业社会责任储备制度。

连维良称,规定最低库存是为了防止在煤炭供过于求、价格下跌时,煤炭用户以超低库存减少成本,从而扭曲需求,增加波动风险;规定最高库存,是为了防止在煤炭供不应求、价格上涨时,产供需各方特别是中间环节囤积居奇,加剧供应紧张。

比如电厂存煤,要达到15天以上的合理水平,15天就是最低库存。但也不要高于30天的水平,30天就是最高库存。连维良称,下一步要加强明确并规范落实这项制度。

平抑价格异常波动长效机制

连维良表示,共同应对煤价异常波动,是政府与社会、企业共同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更具市场化、法治化的创新探索。促进煤价运行在合理区间,避免出现异常波动,符合煤炭及下游相关行业的共同利益和长远利益,也是经济平稳运行的本质要求。

连维良透露,结合近期工作实践,发改委积极倡导和推动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部分重点供煤和用煤企业,探索建立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长效机制。下一步将引导重点煤炭生产企业和用户企业,通过签订备忘录,将承诺和措施确定下来,并共同落实。连维良称。

连维良表示,上述五项制度安排是一个相互配套、有机联系的统一整体,建设好、运用好、发挥好这五项制度的作用,煤炭和相关行业会逐步步入长期健康发展的轨道。

本文由必赢官网发布于必赢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发改委官员预计未来煤价会回调 鼓励签订更

关键词: 必赢官网